职场薪闻

首页 > 微职场 > 资讯详情
技能报国正当时——新中国成立70周年高技能人才工作巡礼 时间:2019/10/9 阅读:112 次

“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这是铁人王进喜的豪迈誓言。

“我们用事实证明:中国的码头工人不比别人差,别人能干的,我们也能干,别人不能干的,我们照样能干!”这是当代“金牌工人”许振超的自信宣告。

“拥有精湛的技能,一样可以让生命熠熠生辉。”这是斩获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最高荣誉“阿尔伯特·维达”大奖的新时代技工宋彪的人生宣言。

国家发展靠人才,民族振兴靠人才。70年风雨兼程,70年沧桑巨变,技能劳动者始终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动力。高技能人才是各行各业产业大军的优秀代表,是技术工人队伍的核心骨干。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步入“快车道”,技能报国、匠心回归,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成为时代风尚。

夯实制度地基

吹响进军技能大国的嘹亮号角

人才造就伟业,时代呼唤人才。党中央对技能人才发展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我们的人才基础应该是技工。”“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我们要有很强的技术工人队伍。”这些重要论述,为高技能人才事业发展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铁人式好工人”王为民、“油井女杰”束滨霞、“焊接巧匠”高凤林、“创新楷模”王洪军、“高空养路人”赵大坪、“机电大王”杨杰……一批批技能楷模和大师成长的背后,是技能人才建设政策制度的有力支撑。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在废墟上站立起来。历经战乱,失业成为新生的人民政权面对的一个棘手问题。为破解这一问题,1950年5月,政务院通过《关于救济失业工人的指示》。随后,全国各地普遍开展了以工代赈和转业训练。从1950年到1953年,全国参加职业训练的失业人员达15万多人,众多人通过培训获得了工作。

1953年,我国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激增,国家开始建立有计划培养后备技术工人的制度,“一五”期间,相继出台《技工学校暂行办法草案》《工人技术学校标准章程(草案)》等,确立了我国技工教育的基本制度。从1949年到1959年,全国共培养技工20余万人,通过各类形式培训技术工人800多万人,奠定了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工人队伍主体。

1978年,国务院批准全国技工学校综合管理工作由教育部划归劳动总局,各级劳动部门开始恢复和建立职业培训管理机构,积极开展职工培训工作。

改革开放初期,把经济建设转到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的轨道上来,是经济建设实施的重要指导方针。1981年2月,《关于加强职工教育工作的决定》颁布,全国职工培训工作出现了蓬勃发展的新局面,到20世纪80年代末,对3000万职工进行了初中文化、初级技术补课和政治培训,累计培训职工达2亿人次。全国各类职工学校、培训中心,以及企业办学率达70%以上,许多大中型企业投资建起了工人技能训练基地,工人技术等级培训稳步发展。在工人中评聘技师、高级技师,调动了工人学习技术业务的积极性,累计培训中级工1200万人次、高级工350万人次,评聘技师20万人次,初步形成从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到技师、高级技师的工人技术等级和技术职务序列及培训体制。

长期以来,我国在人才培养方面推行单一的学历文凭制度,限制和妨碍了劳动者在不同层次、不同方向的发展,也造成职业培训工作重理论知识、轻操作技能,重学历文凭、轻工作经验,脱离经济实际、脱离生产劳动的倾向。为此,1993年7月,原劳动部颁发了《职业技能鉴定规定》,对劳动者进行技术等级考核和技师、高级技师的考评。1994年2月,原劳动部、人事部颁发了《职业资格证书规定》,将专业技术资格和职业技能鉴定纳入职业资格证书制度。1994年5月,原劳动部对职业技能鉴定实行社会化管理。

“十一五”期间,我国经济发展和就业形势都对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提出了新挑战。提升劳动者素质能力、加强对技能人才的培养,实现由数量就业向素质就业转变,成为根本出路。

2003年12月,北京,全国人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高技能人才是国家人才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将高技能人才提升到与高层次人才并列的高度。全面加强高技能人才工作由此发轫,一系列重大政策不断出炉,制度不断创新,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劳动法》《职业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就业促进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交相辉映,构筑起技能人才工作的法律政策框架,为新时期高技能人才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撑。

2006年,《关于进一步加强高技能人才工作的意见》应运而生,意见明确提出,要建立起培养体系完善、评价和使用机制科学、激励和保障措施健全的高技能人才工作机制,成为我国高技能人才政策制度基础。

2010年,《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出台,首次将高级能人才队伍建设纳入国家人才队伍建设总体规划,提出了高技能人才未来十年发展的“硬”目标。2011年,作为纲要的配套规划,《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0-2020年)》发布,成为10年间我国高技能人才制度建设规范。这标志着我国国家层面对于高技能人才建设的目标、举措、载体、投入均已明确。

使命在肩,步履所达。近年来,从开展技能振兴专项活动到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从推动技工院校改革创新发展到对“十三五”技工教育绘出蓝图;从深入实施高技能人才振兴计划到组织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从建立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到清理规范职业资格相关活动,再到减少职业资格许可认定工作……人社部门一路砥砺前行,高技能人才工作成就显著,一树繁花春似海。

技能人才总量大幅攀升,人才素质明显提升。目前,全国技能劳动者总量近1.7亿人,高技能人才近4800万,占技能劳动者比例近29%。

一支门类齐全、结构合理、技艺精湛、素质优良的高技能人才队伍,正在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上加快集结。

激活力添动力

技能人才在“大时代”振翮高翔

2018年全国“两会”上,一名95后砌筑工出现在全国人大代表的名单中,有媒体报道:“小泥工遇到了大时代”。中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对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的渴求前所未有,这是高技能人才大有作为的“大时代”。

从新中国成立后五六十年代“工人老大哥”的荣光,到“下岗潮”后一代工人的失落,一段时间以来,经济待遇偏低、社会地位不高、发展通道狭窄,导致人们不愿从事技能工作。为了破解痼疾,各级部门直面问题,努力让技能人才有尊严、有出路、有奔头,开启了技能人才发展的春天。

解决发展瓶颈问题——

构建技能成长通道。从计划经济体制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我国先后通过实行工人技术等级考核、推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等方式,对技术工人进行职业技能评价,初步建立起由初级、中级、高级工和技师、高级技师五个等级构成的国家职业资格体系。

为技能人才放权松绑。从2013年开始,人社部牵头清理职业资格许可认定工作,报经国务院同意共七批取消了434项部门设置的职业资格。放权松绑,让技能人才就业创业更为便捷,“才富”变为财富的通道更为通畅。公布140项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发布13个新职业,制定修订90个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带起一支队伍,兴起一方产业。

积极推进技能人才评价机制改革。进一步突破年龄、资历、身份和比例限制,健全以职业能力为导向、以工作业绩为重点、注重职业道德和职业素质的技能人才评价体系。打破职业技能评价与专业技术职称评审界限,贯通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通道,有力打破技能人才职业发展的“天花板”。开展企业技能人才自主评价,引导和鼓励人才把“论文”写在车间里、写在流水线上。

解决待遇不高问题——

2018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把提高技术工人待遇上升到全局高度,提出要实现技高者多得、多劳者多得。各地相继实施工资激励计划,提高技术工人收入水平,在人才落户、职称评审、学历认定等方面,给予技能人才和专业技术人才同等重视。

解决荣誉感不强问题——

开展评选表彰活动。1995年,原劳动部会同46个行业主管部门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了中华技能大奖和全国技术能手评选表彰制度。截至目前,高技能人才表彰活动共举办14届,表彰“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260名、“全国技术能手”3028名(不含竞赛授予),2729名高技能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技能竞赛如火如荼。我国职业技能竞赛始自上世纪50年代的企业工人技术比赛、技术比武等活动。从2014年开始,我国每年举办国家级一类大赛近10项、国家级二类竞赛50余项,参与竞赛人数达到1000多万人,涉及的竞赛职业工种有上百个。同时,各地区也结合实际组织开展了各类省级竞赛活动。

世界技能大赛被誉为“世界技能奥林匹克”。我国2010年加入世界技能组织,2011年首次参加世界技能大赛,至今已参加五届大赛,累计获得36枚金牌、29枚银牌、20枚铜牌和58个优胜奖。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上,中国荣登金牌、奖牌榜榜首,进入世界技能竞技领域“第一方阵”。刚刚闭幕的俄罗斯喀山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代表团蝉联金牌榜、奖牌榜、团体总分第一。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将在上海举办,届时,全球最优秀的技能青年将齐聚中国同台竞技。

蓬勃开展的技能大赛,为优秀技能人才脱颖而出搭建了圆梦舞台,已有5000余人通过职业技能竞赛荣获“全国技术能手”荣誉,一大批优秀选手晋升了国家职业资格等级。各地竞相涌现的技能比赛与世赛形成“矩阵效应”,点燃了年轻人学技能、钻研技能的热情,激发出全社会更加尊重技能人才、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

增进感情交流,密切思想联系。实施高技能人才国情研修规划,帮助高技能人才了解国情,“用技能报国,不负历史赋予的光荣使命”成为技能大师的共同心声;开展高技能领军人才代表暑期、冬季休假活动,向社会传递清晰的崇技尚能信号;在政治舞台上,“技能面孔”数量大增,党的十九大上,一批大国工匠响亮发声。

通过一系列举措的实施,“知识改变命运、技能成就未来”“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唯能力”理念逐渐深入人心,技术工人职业荣誉感、自豪感、获得感不断增强,催生出技能人才价值得到体现、能力得到发挥、活力得到释放的可喜局面。

技工教育实力不断增强

职业培训大有作为

2012年,焦喜春大学毕业到深圳一家化妆品公司工作,月薪不足3000元。半年后,他辞职回家乡的一所技校“进修”。经过一年学习,他成了上海大众长沙分公司的维修电工,月薪近8000元。 

技能是立业之本。传承技术技能,技工教育使命在肩。焦喜春的经历并非个例,这是我国技工教育实力不断增强的反映,也是就业观念转变、“匠心重铸”的缩影。

转型升级的鼓点激发着技工教育快马加鞭,培养高智、高技且独具匠心的“新蓝领”,成为技工教育的重要目标。《技工教育“十三五”规划》为技工教育事业发展描绘了新的蓝图,处在崭新历史方位,技工教育被赋予光荣使命,为推动中国制造“品质革命”奋力前行。

多方参与,塑造高技能人才培养新格局。技能人才培养,不是政府一家独唱,也不是院校独舞,需要根植于企业的土壤。目前,技工院校将校企合作上升为技工教育基本办学制度,校企共同招生招工、共商专业规划、共议课程开发、共组师资队伍、共创培养模式、共建实习基地、共搭管理平台、共评培养质量,“校企双制、工学一体”的高技能人才培养模式在神州大地处处生花。

紧盯就业和产业发展需求。2018年,人社部颁布《全国技工院校专业目录》,共设置了15个大类280个专业,列举了54个专业方向,新增了无人机应用、3D打印、物联网应用等一大批新专业和专业方向,新兴产业亟需的高技能人才正在加速培养。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技工院校2379所,在校生341.6万人,毕业生就业率保持在97%以上。

解决人才结构性矛盾,最根本的举措就是广泛开展职业培训。从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春潮行动”到高校毕业生技能就业行动、从化解过剩产能企业职工特别培训计划到残疾人职业技能提升计划、从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培训计划到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一批技能培训计划给相关群体送去了技能,带来了实惠。随着国家重大人才工程之一——高技能人才振兴计划的持续实施,全国累计建设698个国家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862个国家技能大师工作室。目前,全国每年开展政府补贴职业培训1600多万人次。

与此同时,面向全体劳动者的职业培训体系逐步构建。2018年,我国确立并推行面向全体劳动者的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招工即招生、入企即入校、企校双师联合培养”的企业新型学徒制在我国全面推行,技能人才培养模式迎来重大创新。2019年,我国开展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按照行动目标,3年期间,国家将投入1000亿元完成培训5000万人次,随着大规模的职业技能培训的实施,我国劳动者职业技能水平和就业创业能力将得到全面提升。

存粮千斗,不如一技在手。从“授鱼”到“授渔”,职业技能培训是促进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脱贫的根本举措。2016年7月,人社部、国务院扶贫办开展技能脱贫千校行动,这一行动被写进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中。为实现应培尽培、能培尽培,技能扶贫政策供给力度不断加大。2018年9月,人社部、国务院扶贫办在全国组织开展深度贫困地区技能扶贫行动。号令一发,全国响应,各地根据实际进一步释放政策红利。2018年全年开展贫困劳动力培训200万人次,技工院校招收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6.42万人。2019年,技能脱贫千校行动向纵深发展,技能扶贫冲刺之势蓄势待发。

涓涓细流,汇聚成河。一批具有精湛技艺、高超技能和较强创新能力的高技能领军人才成长成才,技能人才队伍结构不断优化,素质不断提高。

匠心回归

技能报国成为时代强音 

“中国已经不再是那个只能批量生产他国创新产品的国家了,中国制造正在转型为中国创造。”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拍摄的名为《中国创造》的纪录片里,来华采访的记者发出这样的感叹。

没有一流的技工,就没有一流的产品。国际经验证明,技能人才是通向制造业强国的阶梯。

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穷二白到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我国经济实现了从温饱到共赴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融入世界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中国制造”走上世界舞台。党的十八大以来,更是用创新赋能,中国制造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创造这一奇迹的,正是中国广大劳动者,特别是数亿技能劳动者一双双勤劳的双手。

他们是爱岗敬业的劳动者,是扎根炼钢生产一线的钢铁工人,是从最基层干起的“专家型”桥梁工人,是坚守“最苦”岗位、工作“零差错”的细纱挡车女工,是进行高压线路作业、守护万家灯火长明的电力检修工……他们在一线成就事业、施展才华,秉持“岗位可能平凡,人生不能平淡”的理念,把职业作为事业、把技能作为追求,用光辉业绩书写人生华章,用行动报效祖国。 

他们是精益求精的坚守者,是在高空中拼接40多万块反射面板、吻合误差以毫米计算的吊装工人;是加工出精度为0.003毫米的航空产品零件、为国之重器打造最强“心脏”的航天钳工;是在软若豆腐般的岩层间精准爆破、误差控制远小于最小规定的隧道“爆破王”……他们追求完美、精益求精,认真对待每一次组装、每一道工序、每一次服务,于寻常中追求极致,用精准吸引世界的目光。

他们是勇于革新的创新者,是潜心研发几十项成果用于生产实践的“设备神医”;是提升企业机床产品加工精度的“研磨大师”;是采油绝技累计创造经济效益过亿元的石油工人;是独创“一枪三焊”法、让复兴号批量生产成为现实的焊接大师……创新是他们的闪亮名片,他们潜心钻研,不断攀登技能技术高峰。

航空航天、交通能源、加工制造、电子科技、社会服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各条战线、各个领域的高技能人才奋战在生产和服务一线,在加快产业优化升级、推动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提高企业竞争力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做新时期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无数高技能人才用奋斗的汗水、精湛的技艺成就了中国速度、中国精度。

质量之魂,存于匠心。伴随着中国制造业升级的,还有“工匠精神”的回归。从“四大发明”、都江堰,到青花瓷、中式园林,从鲁班刻凤、庖丁解牛到《考工记》《天工开物》,中国自古就不缺少“工匠基因”。新中国成立后,石油工人们手提肩扛在荒原上竖起钻机,“两弹一星”、载人航天事业中技能大师把每次测试做到极致,一大批追求卓越、忘我奉献的模范人物,闪耀着“工匠精神”的光辉。近年来,中国高铁亮相巴西里约热内卢,中国核电设备进入南非核电站,华为、海尔等企业产品热销全球,都是新时期“匠人匠心”的代表。

从《大国工匠》《我在故宫修文物》等纪录片的“走红”带给人们感叹与感动,到国人在海外排队抢购奶粉、马桶盖带来自省与反思,再到“工匠精神”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带来欣喜与振奋,“工匠精神”如涓流入海,渐渐在各行业形成共鸣,在全社会汇成共识。

数据显示,在适龄生源减少的情况下,2016、2017年全国技工院校在校生数量实现两连增。倾心技能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技能成才、匠心回归的时代奔腾而来。

从“嫦娥”探月到“蛟龙”探海,从神舟飞天到高铁奔驰,从“墨子号”遨游太空到“中国天眼”落成启用,从解答“圆珠笔之问”到建设港珠澳大桥……一个个惊天骇地国之重器的背后,是一名名匠人默默无闻的奉献,一系列令国人自豪、让世界瞩目的自主创新成果的背后,是新时代中国能工巧匠规模壮大、活力迸发、技艺提升的璀璨景象。

历史交汇处,技能人才工作立足民族复兴伟业,聚焦“中国制造2025”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围绕“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东北振兴、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等国家和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的需求,提供技能人才保障和支撑。数以万计的技能人才在平凡中坚守、在执着中超越,将无限忠诚转化为彰显中国的力量。

回顾既往,豪情满怀。展望未来,信心百倍。技能成才的大好时代已经到来,日益壮大的技能人才大军,必将助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顺利实现!

作者: 来源: